在美國使用比特幣將是未來主流,因為它不會讓銀行剝你一層皮

October 6, 2017

如果你痛恨銀行家的話,你就會喜歡比特幣所代表的意義

 

Slow Money(慢錢運動:他們的目標是推動一百萬個美國人投資他們資產之 1%在當地食品系統。)是一個致力於引導資金投入在地食品業的組織。

其創辦人 Woody Tasch 跟 比特幣 (Bitcoin) 似乎並不是非常投緣。在他近期發表的一篇文章《比特幣之於菜農》中,他進一步的闡述了該組織的理念:他認為,要支持、修復我們的食物系統最好的方法,就是投資更多的錢進入當地的食品產業。

唯有如此,才能夠減緩高速交易以及掠奪性資本主義所造成的傷害。(以下文章以第一人稱撰寫。)

 

我並不是比特幣的狂熱信徒,但我確實認為某些人把頭塞在沙子裡的頭鳥式忽略行為實在顯得有些無知。

 

想像一下,當農民市場能夠簡單的,讓你用現金換蘿蔔。這樣的交易你情我願、即時、而且基本上沒有手續費(除了稅金以外)。比特幣讓你可以數位化的進行這樣簡單美好的交易,而且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只要每個人都有運算裝置就可以。這件事之所以這麼棒,是因為現在,真的每個

人都有一台運算裝置。

 

這不是個魔術。儘管有許多大發利市的早期使用者被媒體頻頻報導,事實上,比特幣並不會讓每個早期的採用者都大發利市。然而,廣泛的採用它卻確實會對那些大到不能倒、又緊抱著極易通彭貨幣不放的中央銀行與政府造成嚴重的影響。

  • 比特幣 就像是早期的 email

比特幣對於慢食運動最大的潛力是在於,它能夠幫助工作狀況最為貧困的農民降低參與在全球數位經濟中所需要的高額成本,並且讓消費者能直接支持那些最努力修復我們的食物生態環境的企業家們。

 

很多成長中的比特幣社群中都把這項科技比擬為 1992 年的 email。就是它還有一點點靠不住,而普通人也不知道要如何去用它。人們會問:「為什麼我要在還有普通錢的時候去用比特幣呢?」這和當時人們問:「我還可以用郵票發信,為什麼要用 email 呢?」是一樣的道理。

  • 比特幣 可以避免交易的時候被剝一層皮

它很快速、它在成長、而且他只會變得越來越好用,因為有無數的投資正向比特幣的生態系統湧入。作為一項科技,比特幣已經能夠運作了。它只是需要有更多對使用者友善的建設架構在它之上。

 

了解比特幣和其他類似的貨幣不會消失是個很重要的認知。他們是想要用低成本交換價值極為有用的方法,不需要任何強而有力的、中央控制的機構站立在雙方中間,然後在每次人們想要交換

貨物或服務的時候就剝你一層皮。如果你痛恨銀行家的話,你就會喜歡比特幣所代表的意義。

 

然而作為一個社會文化現象來說,比特幣是相當複雜且有多重面向的。表面上看來,他之所以可以作為一個貨幣是因為人們認定他有價值。如果要討論什麼是真正有內在價值的東西的話,你可以進入一常串深奧的探討,舉例來說,黃金就是個典型的內在價值的例子。但現在你只要知道,比特幣是有價值的,這樣就夠了。儘管它的高度揮發性讓他惡名昭彰,它仍然運行得相當穩當。

 

比特幣對慢食運動來說最大的問題是在於「畫面」。這個又新又閃亮的科技新寵而真的不是超容易上手。特別是出自那些科技新貴之手,想當然耳,是不太適合這些小農戶使用。

 

但等等,那那些農民所採用的其他科技解決方案怎麼說?像是 Joel Salatin  著名的電網,在當時也可以算是個新發明,但它為輪牧者提供了一種聰明省事的方式去移動他們的動物群。這就是如果你將新科技好好的運用在農業中會構成的景象。

  • 所以,比特幣現在能如何幫助慢食運動呢?

  1.  隨著成本增加而毛利縮水,信用卡交易所抽的 3% 可是很痛的。甚至有一陣子,你可以在許多農民的攤販前看到「僅收現金」的告示。但根據我個人的經驗,願意接受現金以外支付方式的店家能談成更多交易。           

  2. Coinbase 讓人們在前 100 萬美元的交易額度內可以享受 0% 交易費的優惠,在超過額度後開始收取 1%。他們的賣家服務看來相當容易使用,但他們不是這場遊戲裡唯一的競爭者。重點是,不論如何,交易費用昂貴的信用卡在未來都會面臨到激烈的替代品競爭。

  3. 農場的僱工常常是沒有註冊的勞動力。他們的工資已現金支付給他們,然後他們再把它存近銀行中轉帳回家,他們的家人再把它轉為現金──被銀行剝削了兩層手續費。對於一個只領基本工資的勞工來說,就算只是 $5 美元的費用也是很有存在感的。但如果這些勞工把薪水轉成比特幣,並且以 Bitcoin 轉給他的家庭再轉回現金,一年下來,節省的費用將會相當可觀。

 

 

來源:BuzzOrange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