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韓國比特幣:大媽進場全民炒幣人均收益425%

January 10, 2018

摘要: 一場瘋狂的“炒幣大戰”正在上演。需要注意的是,一個區塊鏈項目的存留,取決於背後的技術是否強大,以及市場的需求。 

2018年1月8日,復旦江灣校區圖書館,法學院二年級的韓國留學生金政煥正在準備期末考試,他不時查看自己的比特幣交易賬戶,手機屏幕上,紅線和綠線不斷交替。

 

韓國比特幣交易量全球排名第三,僅次於日本和美國。最近韓國招聘信息網站Samurain發起的虛擬貨幣投資調查顯示,31.3%的被調查者正在“炒幣”,平均每位“幣民”的投資金額為566萬韓元,相當於人民幣3.45萬元,21.1%的受訪者表示收益率約為10%;19.4%的人所獲利潤已經超過100%,整體來看,實際平均收益率已經達到了425%。

 

“韓國市場的投資人主要看K線,關注紅色和綠色,跟炒股一樣,現在比特幣交易大多是年輕人參與,學生、上班族,還有富裕的江南大媽(首爾江南區是韓國著名的富人聚居區),比特幣的交易量已經超過股票市場。”韓國第二大比特幣交易所Coinone中國區負責人Evan Hong表示。

 

2018年1月,韓國金融監督管理局(FSS)公佈了2017年加密數字貨幣交易所存款的法定貨幣兌換金額數據:截止2017年12月12日的存款餘額為2.067萬億韓元(約合1.9億美元),比2016年底的322億韓元(約合3030萬美元)增長了64倍。

 

市場火爆的背後,監管正在落地,韓國政府和國內四大交易所提出自律要求,將於1月20日開始實施交易所實名制。

 

一場瘋狂的“炒幣大戰”正在上演。

 

炒幣“重度”用戶:上班族、學生黨

 

10天前,金政煥接到父親的電話,“跌了,跌了,趕緊賣掉”,他花了半小時說服了父親,“沒關係,跌了還會漲起來的。”

 

當時韓國MBC電視台做了一項比特幣交易所安全性能測試,聘請了一家網絡安全公司測試五家韓國比特幣交易所的安全性能,結果成功侵入Bithump等交易所,並接收到用戶數據和資金信息。

 

這些扮演“黑客”的測試人員利用其描述的“黑客基礎工具”輕鬆繞過了安全程序。這則新聞影響了比特幣等一系列數字貨幣的價格,金政煥持有的Qtum、EOS等數字貨幣資產都嚴重縮水,不過這類新聞的影響很有限,幾天后,韓國市場價格繼續回升。

 

金政煥此前參與過菲律賓的股市交易,半年內獲得20%的收益,經歷股市沉浮後,2017年6月,他將打工攢下的8000元人民幣投入比特幣市場,不久,他向父親借了4萬元人民幣,繼續炒幣,他身邊的一些韓國留學生也參與炒幣。

 

Evan介紹,韓國的比特幣市場從10月開始熱鬧,近兩個月,參與者人數呈指數級上升趨勢。比特幣交易所的廣告開始出現在首爾的機場、公交站,影視明星李棟旭代言了Coinone的廣告。

 

Evan此前在上海做品牌諮詢,開過一個外國人交易二手商品的網絡平台,2017年5月,他接觸到比特幣,開始進入市場。他給自己的資金做了一個配置,其中10%進行短線炒作,90%用於ICO投資和長線持幣。

 

大部分韓國投資人喜歡短線操作,Evan告訴全天候科技:12月6日,物聯網行業數字代幣IOTA上線新交易所,大量韓國投資人在交易所買入,一天之內,IOTA的價格從6元飆升到60元人民幣,kimchi premium(韓國交易所價格相較於海外的溢價)達到110%,接下來大量搬磚人員進入操作,IOTA幣價開始大幅下跌。

 

此外,一些韓國投資人也參與ICO。

 

Robin8是一個從事流量分類的搜索引擎,用大數據提高PR行業效率,一方面對記者信息進行數據分析,另一方面,把商業公司把想要呈現的消息、新聞類型匹配適合的記者。Robin8開發了一個基於社交網絡的記賬系統,方便個人KOL交易轉賬,此前獲得300萬人民幣的Pre-A融資。

 

Robin8最近發起了ICO私募,接受了一些韓國、香港投資人的資金,但中國、新加坡、英國投資人不可以參與。其創始人Miranda介紹,他們正在利用區塊鏈技術完善這個系統,並且發行了ICO代幣,未來每個記者、KOL將成為一個數字化的身份節點,代幣成為這個系統的交易貨幣。

 

政府監管:交易所自律

 

最近,金政煥發現,韓國比特幣交易所的各類數字貨幣價格比外國交易所高出50%,1月8日,這個數字達到了55% 。

 

背後的原因是,韓國監管層和四大交易所交流,提出自律要求,將實施交易實名制,禁止匿名開設加密貨幣賬戶、關閉虛擬貨幣交易所,希望監管加密貨幣交易中的投機行為,打擊洗錢和金融詐騙。韓國政府正在研究一套用於數字貨幣交易的實名身份認證系統,該系統將於1月20日正式實施。

 

“從現在到1月20日,投資人不可以在交易所充值,交易所暫停新開賬戶業務,不過1月20日實行實名認證後,交易所會繼續開放充值。”金政煥表示。

 

如今韓國比特幣交易量已遠超中國,全球排名第三,僅次於日本和美國,韓國政府希望通過實行實名賬戶政策對比特幣投資潮進行有效“降溫”,此前,韓國總統文在寅在韓國“2018年經濟政策方向”會議中表示,韓國警察廳將嚴厲打擊非法數字貨幣活動。

 

韓國關稅廳、檢察官辦公室以及警方將聯手嚴查那些違反韓國《外匯交易法案》的行為,同時,韓國科學技術部、韓國放送通信委員會也將定期對數字貨幣交易所進行檢查。

 

一位韓國交易所負責人稱:監管主要是督促交易所自律,韓國的國情下,政府不可能一刀切。

 

韓國交易所Bithumb發布自我監管指南,包括:禁止未成年使用(未滿19歲);實行實名制,將中止虛擬賬戶;部分服務中止(TOSS結算);禁止非在韓居住的外國用戶使用。

 

韓國政府要求各交易所提供更有效的安全交易系統,在這一環境下,韓國幾大數字貨幣交易所啟動了“招聘狂潮”,希望通過更有吸引力的工作條件,從傳統銀行“挖人”。

 

Bithumb目前已有450名員工,最近將再擴招400名全職員工,其中300人將會被派往該公司的客服中心,剩下的100人則會在總部工作。

 

泡沫?又一次科技浪潮?

 

9月15日,Evan在上海外灘拍了一張黃浦江的夜景,發朋友圈,配了一段文字:Night view with the regulation.

 

那一天,中國政府的監管政策出台,國內的比特幣交易多先後關閉,比特幣世界劇烈動盪。

 

有人問Evan:你覺得比特幣是泡沫嗎?他往往會聽對方陳述自己的觀點,然後搖頭解釋:不是泡沫。

 

“在投資比特幣前,我讀了大量關於經濟泡沫的著作。上世紀90年代末,互聯網公司也經歷了一輪繁榮的景象,跟現在區塊鏈項目一樣,在2001-2003年之間,韓國有很多互聯網網站經歷了倒閉,很多公司逐漸消失,韓國的搜索引擎Naver活了下來,中國的百度也留下來了,但是雅虎現在死了。區塊鏈世界也會有一些項目活下來,其它項目被淘汰掉。”Evan表示。

 

18年前的互聯網泡沫席捲了全球。矽谷創投之父彼得·蒂爾曾在《從0到1》一書中回憶:千禧年的互聯網泡沫中,我不僅證券投資爆了倉,虧光所有本金欠了錢,而且創建的互聯網項目也無以為續只能關門,創建一家能在納斯達克掛牌的公司繼續滯留在夢裡。

 

和現在火爆的比特幣市場相似,1996年4月雅虎公司剛上市就市值8.48億美元,亞馬遜在1997年5月以4.38 億美元的市值上市,1998 年春天,兩家公司的股價都翻了兩番,這些公司的收益是非網絡公司收益的數倍之高。1996 年末,互聯網泡沫破滅前3年,美聯儲主席艾倫·格林斯潘曾警告說,“非理性繁榮”可能會導致“資產價格虛增”。

 

“非理性繁榮”只維持了18個月,從1998 年9月到2000 年3月,熱烈而短暫。這段歷史不斷被區塊鏈投資者們回顧與反思,什麼樣的區塊鏈公司會存活下來?

 

在Evan看來,一個區塊鏈項目的存留,取決於背後的技術是否強大,以及市場的需求。

 

“在比特幣之外,以太坊、Qtum、NEO建立的是底層的系統,未來還會有很多新項目在上面開發,Ripple是與銀行系統關聯的數字貨幣,未來會改變銀行業,目前這些項目在技​​術上還不成熟,等開發完,政府監管和規則都做確立了,那時,也許中心化的交易所會消失,世界會有不同的景象。”

 

 

來源:共享財經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