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BN:航運區塊鏈應用已見曙光

January 9, 2019

摘要 | 筆者認為,鏈圈技術如果想成功應用到航運產業之中,一定離不開港口、船東(承運人)們的努力,以及貨主等行業從業者的推動。而諸如馬士基、中遠海運、上港集團等行業領先企業,似乎在起跑線上就具備了整合這一資源的先天優勢,但未必會帶著優勢跑到終點。

 

圖片來源:KTrade繪製

 

【文章來源:航運界/作者:航運界】

 

海浪的品格,就是無數次被礁石擊碎又無數次地撲向礁石。

 

2018年是區塊鏈最熱的一年,除了熟為人知的比特幣以外,大多數人其實還很難分清“幣圈”與“鏈圈”的區別。而對比已經瀕臨爆倉的“幣圈”而言,“鏈圈”所代表的區塊鏈技術正一步步被人所熟識、認同、接納。

 

著名諮詢公司OliverWyman曾在報告中預測“利用區塊鏈技術縮減結算週期每年可以節省100億至200億美元,這筆節省的巨額費用正是與區塊鏈產業相關市場空間。” 

 

筆者認為,鏈圈技術如果想成功應用到航運產業之中,一定離不開港口、船東(承運人)們的努力,以及貨主等行業從業者的推動。而諸如馬士基、中遠海運、上港集團等行業領先企業,似乎在起跑線上就具備了整合這一資源的先天優勢,但未必會帶著優勢跑到終點。

 

更準確地來說船東+貨主+港口+物流企業共同參與的區塊鏈模式,其價值首先在於處在物流配送之中的“”,可以多方賬本實時共享、易於追踪,並且數據透明,這將極大地提高實體業務的工作效率。其次,區塊鏈信息具有真實有效、不可篡改、精確追溯與責任界定的特質,在實操中還可以防止貨物的無辜丟失,易於監管部門的分析和調查,在真實可視化展示物流過程中,可以實現全面電子化的管理

 

就是在這樣的全民區塊鏈熱的契機之下,航運界網與上港集團總裁嚴俊先生進行了一期特別的採訪。

 

怎麼定義跟中遠海運的關係?

 

嚴俊認為,上港集團和中遠海運集團現在是“完全戰略合作”的關係,這既是港航界的聯合,也體現了製度優勢,而且這種戰略合作的關係將會朝著更好的方向發展。

 

在航運界網的眼裡,過去的兩年是兩家集團緊密聯繫的兩年,而在2018年11月閉幕的中國首屆進口博覽會中的分論壇,由中遠海運集團承辦的2018國際海運(中國)年會,上港集團也是一如既往地參與其中。

 

關於GSBN航運業區塊鏈聯盟

 

2018年11月6日,迪拜環球港務集團、和記港口集團、PSA國際港務集團、上港集團、法國達飛集團、中遠海運集運、長榮海運、東方海外、陽明海運等9家知名港航企業以及軟件解決方案提供商貨訊通(CargoSmart)共同簽署意向書,就打造航運業區塊鏈聯盟——全球航運商業網絡(Global Shipping Business Network,GSBN)達成合作意向。

 

作為當時的簽約人,嚴俊告訴航運界網,GSBN聯盟一定會朝著共贏多贏的方向去探索。

 

彼時,航運界網曾評論稱,這是一個超越海洋聯盟的聯盟,在區塊鏈技術下,該聯盟就聯合打造航運業區塊鏈在航運業的應用邁出了堅實的第一步。也許短期內我們還不清楚這些巨頭要如何引領行業新趨勢,但可以想像的是,眾人拾柴火焰高,在鏈圈場景下其改變行業營商環境的影響力毋庸置疑。

 

嚴俊認為,區塊鏈上的所有利益相關方,都會根據其貢獻多少,獲得相應回報。但前述相關方要有以下四點共識:第一是認同行業標準;第二是認同鏈圈技術可以得到應用;第三是認同“航運鏈圈”架構的價值;最後是共同參與,即所有成員都要遵循利益分配格局的架構設計。
 

當今全球有206個國家和地區、600多個港口,太多的市場機遇等待被“鏈在一起”。按照全球各地的當地法律法規,在同一數據標準下,實現跟全球性網絡進行數據對接與數據交換。

 

嚴俊表示,理想中的全球區塊鏈聯盟架構應該是“區域鏈”、“行業鏈”和“國際聯盟鏈”,三者是相互融合的關係。

 

在航運界網的理解中,航運、物流、港口都處在行業鏈之中,所有的物流數據訊息都在行業鏈中運行、交換,隨著“貨物”的移動,如跨區域的“貨物”運送,其背後的大數據將在區域鏈中行進交換,而區域與區域之間,所構成的就是基於每一個地區的區域鏈所形成的國際聯盟鏈:全球所有的商品與產品,從產生起就被標記了相應的坐標、產品屬性等相關數據。基於同一個大數據的鏈圈平台之中,任何被標記過的產品,都在“國際聯盟鏈”的注視下,都有跡可循、精確追溯

 

例如一個從崑山經過上海出口到德國漢堡的集裝箱,這個物流的全程將會被“國際聯盟鏈”下的各個層級區域的區塊鏈中進行痕跡標記。以往,貨方只是大概了解自己的貨裝了箱、上了船,但具體船開到哪裡、是否到港、貨車信息等都無法精確地在第一時間掌握,簡而言之,物流訊息不對等
 

而如果運用鏈圈技術,物流配送的所有相關方都會清晰、及時地知曉某一票貨物的真實狀態等訊息,完完全全數據化、透明化,這樣一種技術,能夠使整個行業從目前不透明的碎片化孤島式運輸得到徹底改變。

 

嚴俊強調:“航運區塊鏈的應用已經看見了曙光。今後的2-3年是最關鍵的時間點,誰能夠捅破窗戶紙,在今後的行業地位中就會變的很重要。這一點,上港集團(SIPG)有自己的路要走。”
 

對此,航運界網向嚴俊也拋出一連串為什麼:為什麼要變革?沒有區塊鏈技術港航業就不能進步嗎?如果一定有一家公司要站出來解決這件事,一定是船東或者港口公司嗎,有沒有可能是IT互聯網公司?有沒有可能是大貨主公司?而嚴俊的答案也非常明確,區塊鏈屬於未來,鏈圈技術是安全的;同時在該技術背後,其理念是開放的。任何公司都有機會上牌桌,但任何一家公司想要在航運區塊鏈的牌桌上得到呼風喚雨的話語權,除要有巨大的魄力和勇氣外,還必須付出驚人的努力。

 

沒有船老大,也沒有港老大,只有貨老大
 

在嚴俊看來,沒有船老大,也沒有港老大,只有貨老大。就當前市場狀況而言,貨主、貨代、船公司和港口公司的組成,其實是一個利益共同體,只有以服務為目的,平台才能夠長久。坦率地說,航運界網曾遇見過有想法、有能力的貨主,也知道許多勇氣可嘉的船東,但如此有魄力、有遠見、有格局的港口公司卻並不多見。

 

對於未來區塊鏈牌桌上的人是誰,都有誰什麼身份,其實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行業通過鏈圈技術會順應時代潮流變得更好。在“國際聯盟鏈”下,各方將最優勢的部分整合在一起,加上人工智能、物聯網等共同形成一個生態圈,就會出現新的突破,新的業態或者新的業務模式。

 

區塊鏈重新定義了NB?

 

2017年時,嚴俊曾公開表示港口業大數據從整合走向跨界,數據的量級從過去的KB到現在的GB,未來可能是NB(數量級)。他表示,數據對一個行業來講非常重要,企業通過對數據的分析來了解到客戶的出貨習慣、週期性變化等信息,從而有預見性的配置資源,更合理地使用資源進行調度。互聯網也好,區塊鏈也罷,都只是各代表一種技術階段,而最終目標是為了讓行業有更好的服務,而這都離不開大數據的支持。

 

航運界網評論認為,按照目前區塊鏈技術前進的腳步,“國際聯盟鏈”的到來也許就是不久之後的事。如果“國際聯盟鏈”日趨的完善,那集裝箱行業勢必會面臨新的洗牌。港口碼頭、貨主貨代以及集裝箱船東們的姿態與地位也將會改變。上港集團的經驗告訴我們,優秀的決策者會促使企業不斷進步與提升。

 

後記:

 

這是我們第二次與嚴俊總裁面對面深度的交流,不同於兩年前在東大名678號紅樓樓頂的交談,這回我們對足球隻字未提。對比兩年前,這一次的交談更加偏向技術從行業的宏觀維度而言,嚴俊對鏈圈技術與港口航運業的結合有著透徹、長遠的理解。這在過往我們所接觸的受訪者中,包括與鏈圈世界的老法師們對話而言,其格局都是不多見的,他所理解的區塊鏈的世界更加真實、更易落地,更鼓舞人心。

而從嚴俊身上,我們也可窺上港集團在新時代,新格局下致力於成為全球數字化港航業的引領者,他們正在積極把握開放型世界經濟的發展規律,正在積極參與國際規則制定,並不斷增強國際行業話語權。最清晰的腳印總會留在最泥濘的路上,唯有變革和提升感受科技的適應能力,才能讓上港集團在航運界的江湖里值得期待,並始終保持領先。

或許,“航運+區塊鏈”的具體場景落地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我們有理由相信,這個世界終究會掌握在能夠經受得住嘲笑與批評,並不斷一路向前的人手中。

 

【資料來源】:​航運界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鄭重聲明】

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錯誤不完整之處請第一時間與我們聯繫修改刪除。謝謝。內容分析僅供參考,並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或建議。風險自控。

 

▪ Follow Us 👉  Instagram | Facebook | Telegram | Twitter | Youtube |  Medium | Linkedin | Mail

 

 

 

Please reload

Our Recent Posts

Please reload

Categories